合肥私家調查婆家對勤勞能干的他很滿意

發布于:2019/6/20 14:49:22

合肥私家調查婆家對勤勞能干的他很滿意, 仁梅花從小就體會到父母的偏心,她和弟弟是一對龍鳳胎,按說兩個孩子父母應該一樣疼愛,可是生下來幾個月仁梅花就被父母交由老家奶奶帶,每年只有逢年過節才能見到他們一面。本來仁梅花在學習上很有天賦,完全有望考上一所好大學,可是父母以女孩子讀書沒用為由拒絕,堅持要把錢省下來供弟弟花,不想讓年邁的奶奶為難,仁梅花高二就退學出去打工。

她在親戚家廠干活,工資父親直接代領,她辛苦一個月能夠支配的只有兩百塊錢,打工六年,仁梅花為家里創造很多財富,家里買房弟弟讀大學都有她的功勞。23歲那年,在親戚介紹下,仁梅花和老公認識,他是家中獨子,和公婆一起經營一家小飯館。婆家對勤勞能干的仁梅花很滿意,交往半年就催著結婚,關鍵時候父母獅子大開口要15萬彩禮,協商無果婆家只好悉數拿出。

婚后公婆將飯館交給兒子兒媳打理,他們在店里幫忙不要一分錢工資,一日三餐管飯就行。老公掌勺仁梅花收銀公婆跑堂打雜,一家四口相處得挺融洽。

家里仁梅花管錢,沒多久父母找上門哭訴說女兒不孝順,自己吃香喝辣不管父母的生活,仁梅花耳朵根軟,只好答應以后每月給母親三千。這錢當然是瞞著老公和公婆,婆家人信任她,偶爾老公提出看看存折,也從未懷疑過金額不對。就這樣暗地里貼補娘家五年,有時候看著老公在灶臺前被煙熏火燎,公婆腿疼還堅持替他們幫忙,仁梅花心里也產生過愧疚,可是轉念一想,父母再有不到之處,做子女的也不能推脫盡孝的責任,他們好歹自己做老板每天有進賬,偷偷拿點錢養父母無可厚非。

去年周邊拆遷,人陸續搬走店里生意冷清,有時候營業一天賺的還不夠房租,支撐一年多總體虧本,夫妻倆正在考慮要不要轉行,婆婆突然病倒,檢查后醫生說要住院治療。以前賺的錢買房買車養孩子用的差不多,如今讓他們一下拿出二十多萬實在很困難,雖然婆婆自愿放棄治療,但是仁梅花不想這么做,婆婆的病是替他們操勞累出來的,她決定回娘家借錢。

看到仁梅花,父母以為她是來送錢的,當她說明來意,想借5萬塊錢給婆婆看病,父母換了一副面孔,冷冰冰的說他們沒有存款,還等著女兒接濟呢!任憑仁梅花百般乞求,父母都一分不肯借,最終她只好失望的離開。

回到店里,從仁梅花的神情中老公已經看出結果,和妻子詳談了一番。其實全家包括公婆早知道仁梅花給娘家錢的事,之所以不揭穿,是以前店里生意好,他們不想為這點錢傷了一家人的和氣。本來以為遇到事情兩家人能夠互幫互助,只是沒想到岳父母這么絕情。

老公沒有繼續說下去,不過仁梅花明白他的意思,羞愧的落淚,婆家人做事顧及大局,可是她的娘家卻很不厚道。通過這件事她明白了,在父母心中她只是個取款機,只有需要用錢才拿她當一家人,從今往后,她要加倍孝順公婆,體貼老公,經營好小家,唯有這樣才能彌補之前犯下的錯!

 
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utzduq.live/xwdt/1323.html

上一篇:聽了這話何偉很得意他有種被賞識的感覺

下一篇:有一個和自己一起奮斗的人我就心滿意足

 
合肥調查公司 合肥私家偵探 合肥婚姻調查
Copyright © 合肥正義偵探公司 版權所有
聯 系:趙探長 電 話:156-7789-6228 地 址:望湖街道馬鞍山南路660
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